哇丶咔咔

    特别喜欢看风云的访谈,12年的《天下女人》和《鲁豫有约》,我自己都不记得来来回回看了多少遍,喜欢他们说话时的声音和口音,喜欢宝哥的一语惊人,也喜欢队长的条理清晰。
    我特别喜欢听他们说起自己的过往,说起自己的亲人。
    那是差点毁掉一个人运动生涯的心脏病,那是差点埋没一个人的不得志,他们却可以轻描淡写几笔就把曾经的苦难迷茫带了过去。
    他们的言语中谈起的家人,想来是最好的事,在他们为一个大家常常四处奔波,一身伤病也选择坚持的时候,在他们的背后撑起一个小家。这个小家,是他们在竞技的寒中的不会冷却的暖,是一种牵挂。
    当然,他们最好的事,还有彼此。

评论(1)

热度(7)